欢迎您访问瑞兹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聚合硫酸铁网站!

瑞兹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20年水处理药剂生产经验为您服务 专注水处理药剂技术研发

全国服务热线13552855006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技术

环保产业创新发展大会院士论坛干货满满,6位顶级专家全面解析环保技术前沿_聚合硫酸铁生产厂家

发布时间:2018-06-09 19:50:36    

6月7日下午,2018环保产业创新发展大会下午举行的院士论坛齐聚顶尖学者,郝吉明、曲久辉、彭永臻、贺泓、刘文清、李广贺六位院士、专家,围绕水、气、土三场污染防治攻坚战,分享了大气污染防治、水污染治理技术创新、生物脱氮除磷、柴油车污染控制和大气环境监测、场地污染控制与修复等领域的政策分析、技术进展和产业判断,堪称环保领域智力含量最为密集的一堂大课。

论坛由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罗毅主持。

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罗毅1郝吉明:打赢蓝天保卫战关键性挑战在哪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教授 郝吉明回顾过去5年大气治理工作,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会长郝吉明感受颇深:“大气十条实施以来,大气污染领域实现了一系列的历史性变革,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

”在总结回顾过去5年的工作脉络后,他特别分析了打赢蓝天保卫战的挑战,并提出中肯建议。

郝吉明说,首先,必须清醒地认识到,PM2.5防治刚刚走出第一步,依然任重道远;其次,治理的渠道成效总是先易后难。

空气质量管理进入了PM2.5和臭氧协同防治的深水区。

第三,产业能源和交通结构的调整,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还需要时间。

此外,继续提升科技服务能力,构建精细化的大气环境管理治理体系,还需要花更大力气。

“科技引领,在科技上花更大投入,取得更多的进展,是持续支撑科技治霾的必然条件。

”郝吉明建议,要继续巩固深化大气污染防治的成果,同时进一步扩大治理区域,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之外,建议加上川渝地区、汾渭平原、长江中央城市群新三区。

在优化能源、产业和交通结构调整上,要考虑如何优化铁路、公路、水运相结合的运输体系。

对于“十三五”国家减排工程的推进,他认为,清洁柴油车、非电行业污染控制、VOCs减排等是非常需要的。

特别是针对氮氧化物和VOCs两类污染物。

郝吉明在发言中特别强调要加强科技支撑和能力建设。

目前在大气科技支撑和能力建设方面,还缺少统一规划,缺少顶层设计;空气质量标准科学性和匹配性有待改善;如何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科学决策平台,还有很多挑战。

他最后表示,总体上,我们大气治理的方向是正确的,执行和保障是有利的。

还要继续总结经验,坚持不懈努力,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的打。

“相信到2050年我们基本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值是非常有希望的!”。

2曲久辉:哪些水污染治理技术代表未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副

会长、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曲久辉“治理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保障水安全,这种需求导向跟我们水技术的创新驱动结合在一起”。

曲久辉在发言中指出,中国水污染治理产业已经到了关键时期,技术到了革命时期,产业和技术融合必然是大势所趋。

“期待环保企业家都有创新的情怀和智慧,创新一定会成为产业的命脉和未来。

”曲久辉提出,产业需求与技术融通任重道远,企业要在其中发挥创新主体的角色,要做到自觉创新和驱动创新相融合,自发创新和规划创新相融合,自己创新和合作创新相融合,自主创新和引进创新相结合。

未来水处理行业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对此,他表示,水污染治理生物技术以及关键设备将排在首位。

生物科学发展会支撑水污染治理产业,而生物技术往往要和材料技术和信息技术协同,生物、材料、信息三个技术融合可能是我们水污染治理发展的重要方向。

第二,新材料是未来水处理支柱型产业。

新材料改善水污染处理中生物反应,强化物理和化学反应,同样它也会成为绿色过程新的载体和方向。

污水处理的资源化、能源化,也要依赖于新材料。

第三,水污染治理还要强调生态。

从生态系统响应变化和生态系统风险控制角度研究水污染处理的关键技术和设施。

一些绿色技术,比如低能耗、低药耗的技术,不加药、少加药,安全和简捷的技术。

第四,能够改善甚至改变能源渠道的技术。

核心问题应该是太阳能利用,这也依赖于新材料开发,环保产业应该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和对产业未来布局的支撑。

3彭永臻:新型生物脱氮除磷能否解决污水处理瓶颈?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业大学教授 彭永臻彭永臻在发言中指出,脱氮除磷已成为当今污水处理领域的重大课题,特别是城市污水处理领域。

国内污水处理厂的主要矛盾从有机物去除转到氮磷污染物去除,但目前去除率普遍不高,成为当今污水处理厂亟待解决的主要问题。

他表示,我国大多数的污水处理厂都没有达到一级A的排放标准,其中瓶颈问题是总氮没有达标。

这并不代表我国的污水处理标准过严了,因为在一些地区即使达到一级A的标准,仍然遏制不了富营养化的蔓延。

我国应该针对敏感水环境区域制定更加严格的标准,太湖、环渤海周边等要制定严于国家一级A的排放标准。

彭永臻重点介绍了国内外新型生物脱氮除磷技术研究和实践。

短程硝化技术具有减少能源、生物量、减少氧等优点。

深度脱氮除磷A2O-BAF工艺具有高效脱氮除磷、处理低C/N比污水、延长BAF反冲洗时间等优点。

厌氧氨氧化脱氮技术可以节省碳源、能源,节省有机物、曝气量,温室气体排放小,现在已经有了很多实际工程应用。

著名的奥地利STRASS污水处理厂,实现了厌氧氨氧化处理污泥消化液的应用;新加坡樟宜污水处理厂也已经开展主流短程硝化厌氧氨氧化 (PN/A)的实践。

他表示,低氨氮、低温、富集非常慢等瓶颈阻碍了厌氧氨氧化在主流城市污水中的应用与发展。

彭永臻指出,未来可以在城市污水处理设施中强化部分厌氧氨氧化,部分厌氧氨氧化也可以实现相当的节能或者降耗,节省碳源的效果,也可以考虑污泥发酵作为碳源实现短程反硝化和厌氧氨氧化结合。

4贺泓:柴油车污染控制技术与产业如何应对国六挑战?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 贺泓“中型柴油车是我们机动车污染控制中的重中之重”。

贺泓说,我们虽然现在面临电动化大的国际趋势,但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柴油机仍然是我们公路运输业主要的动力来源。

这几年污染控制标准是在快速的提升过程中,给科研、产业界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很有紧迫感。

据他介绍,目前技术和产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国六(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

从排放来看,已经接近零排放,实现难度非常大;国六还第一次提出整车排放控制,加长了行驶里程的要求,是非常严峻的挑战。

挑战之一是DPF和SCR技术融合以后,对SCR催化剂带来的热冲击。

CU基小孔分子筛这种耐高温材料非常昂贵,一吨几十万美元。

我们跟浙江大学合作提出一步法合成,把成本降低1/5,在热稳定性上略有一点差距,这个很快也能克服。

除了在载体上取得了突破,在薄壁模具制造上也挑战国际最先进水平,马上可以量产;在设计上对DPF进行改进,尽量减少再生次数,减少热冲击,节省燃料,在研制新型非对称模具上也突破难关,可以实现量产。

最大的挑战是发动机。

贺泓说,我们在满足国四标准的技术上取得了很大成就,后处理系统占据市场主流,半壁江山以上是国产技术。

到国六阶段发现一个“卡脖子”的技术问题。

他解释说,国六阶段,后处理系统重要性进一步的上升,要跟发动机系统紧密耦合成一个体系,不仅仅要读取数据,还要相互制约。

根据我们排放法规的要求,后处理系统要向发动机发指令,发现做不到。

“我们引进的发动机是不完全的引进,可以生产制造,但是控制原代码不向我们开放,没法改进。

以前我们不太关心,现在必须关心,否则后处理系统跟它配不上,在国六阶段我们必须突破这个瓶颈。

”5刘文清:环境监测技术设备发展方向有哪些?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安徽光机所研究员 刘文清“所有的环境管理都是建立在准确的测量基础上,大气环境监测技术是认识、理解和最终解决大气污染问题的关键。

”刘文清在发言中表示,我国在监测技术领域实现进行了长足的发展,但还存在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他认为,可靠性应该是国产仪器竞争的核心所在。

“谈性能指标,我们跟国外差距并不是很大,问题就是可靠性,就是平均故障发生间隔时间。

如果我们能够解决可靠性问题,就可以在仪器水平上缩小差距。

”与此同时,硬件具备、数据拿到以后,怎么样分析也是挑战。

分析的方法和软件,是发达国际监测行业的核心内容。

刘文清认为,监测技术领域下一个方向是“互联网+”,推动互联网加智慧环保。

另一个方向是更高的精度,更大的范围,更加实用小型化等方面。

对于影响国家环境安全、涉及重大国际环境问题和履约环境战略的领域,国家急需用监测数据支撑;另外生态环境改善、人体健康、可持续发展涉及的环境监测技术和系统开发,还有基载、机载、环载和星载平台的环境监测技术与系统研发,都是未来发展的重点。

刘文清说,实际上至今没有一个单一的技术满足衡量污染物监测的多种需求,每种技术都有特点和限制,不同的监测平台,实际上都有各自的优缺点。

要发展更高的精度,更多成分,更大范围,更实用的多平台环境监测技术,才能满足变化的环境需求。

6李广贺:场地修复产业如何应对面向未来的全面提升?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广贺李广贺在演讲中表示,场地污染修复已经是发展最快的环保产业板块,不过和国外先进成熟产业形态,还有不少差距:技术装备研发能力和自主核心技术与发达国家有非常大的差距,修复市场核心技术装备材料基本上以进口为主;国外处于技术应用阶段,我们处于技术研发阶段;我们仍然是粗放联合的技术为主,发达国家进入到原位和联合修复为主的方式。

针对整个场地修复科技和产业发展方向,他表示有一些发展方向值得关注,包括生态环境和健康安全、风险管理、系统监管、大数据监控网络构建、资源化安全利用等方面,为我们科技发展提供了相应思路。

在核心技术和装备层面,设备化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尤其是成套重大装备工程化应用要有非常大的提升。

包括原位勘探、高精度监测、快速探测和智能化修复,物联网、大数据将在土壤污染防治和监管方面发挥重大作用。

李广贺说,土壤修复产业未来发展一定是全产业链,不是小而全的过程,要形成工程咨询、材料生产、装备加工、工程修复、工程监理完整的产业结构和产业链,要有前瞻性、原创性和战略性装备研发。

总体上来讲,场地修复行业应该逐渐进入到中期发展阶段,标志性指标应该包括:完整的技术和理论体系,完善的技术标准,技术设备和材料的工程化应用,规范化实施;研发技术的转化率要达到50%到60%,现在只有10%到20%左右;有一批污染防治标志性工程,推动和促进科技研发和产业发展。

(来源:技术部)长按识别中国环保产业协会二维码,了解更多精彩